阅读记录▼

 加载中...

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玄幻·奇幻>裁决

第九十二章

书名:裁决|作者:七十二编|本书类别:玄幻·奇幻|更新时间:2018-10-11 17:36

接下来的时间里,罗伊除了修炼之外,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魔装战铠的研究工作当中。

五级血腥魔豹的生命魔纹,加上幻塔的增效魔纹,为他铺平了创造一套全新魔装战铠最关键的主魔纹架构的障碍。不过,剩下的工作同样繁重。在主魔纹之外,他还必须设计辅助战斗的副魔纹。并将绘魔板上的魔纹,变成一套真正的战铠。

第二天,罗伊利用火翼噬灵甲,偷偷避开骑士们的保护,去了一趟金骷髅拍卖行。

在特蕾西那里,他将手里所有的金路郎,都换成了绘魔和炼药的材料,并且再订购了十套六星级的魔金铠甲。

因为罗伊完成了法神亚里斯多德的魔杖任务,因此,现在的特蕾西,已经升任金骷髅商会下属拍卖行的长老。地位之尊崇,就算是总会长老都再不能随意动她的位置。同时,地位的提升,带来的是权力的扩展。

对罗伊需要的十套魔金铠甲,特蕾西二话不说,就下令调了过来。

这一批铠甲,比起罗伊之前购买的那一批的质量更好。等级已经达到了六星顶峰。而价格,也只要和前一批相同的价格。总计一百一十万金路郎。

在购买了绘魔和炼药材料之后,罗伊手里的现金已经所剩无几。因此,这十套魔金铠甲,是特蕾西用自己的钱垫付的。

不过,无论是罗伊还是特蕾西,都没有把这笔普通小贵族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巨款当成一回事。

就特蕾西来说,罗伊之前对她的帮助,就算是把这笔钱全都送给他,也不足以报答。共同的经历。已经将两人牢牢的结合在了一起。对罗伊的信任,已经成为了特蕾西的本能。

况且,以罗伊在魔纹和炼药方面的造诣,想要赚到这笔钱,最多也就三五个月的时间。如果再有类似于亚里斯多德这样的大人物委托的任务的话,那么。金骷髅商会的收获,将远远大于出售十套魔金铠甲的利润。

这就是一个魔纹师的友谊价值。况且,罗伊的前途,显然不是普通魔纹师能媲美的。

而就罗伊来说,债务也不是问题。

特蕾西并不知道他突破到了魔导士二星。可以绘制的魔纹,已经提升到了六级。远远不是以前的四级魔纹可以相提并论的。接一个五级或者六级魔纹的绘制任务,他就能赚取数万金路郎。而花费的时间不过几个祷时而已。

从某种方面来说,罗伊现在已经是一个人形的吸金机器了。

而更重要的是,这套魔装战铠的主魔纹的完成。给了罗伊很足的底气。一位魔纹师,和一位能够制造魔装战铠的魔纹师,就像是壁虎和老虎的区别。

因此,罗伊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还钱。

作为回报,他将在某个时候,将这套自己创造的一阶魔纹战铠,卖给特蕾西。作为金骷髅拍卖行专供的商品。

当然,这个时候。特蕾西还并不知道罗伊已经完成了魔装战铠的主魔纹构建工作。更不知道,她借出的这一百多万金路郎,将得到何等丰厚的回报。

回到军营之后,罗伊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开始了魔装战铠的制作。

他首先制作的是一对护臂。

黑色的金属护臂,摆放在罗伊面前的木桌上。光滑的表面,流动着丝丝缕缕金色的光芒。在护臂的边缘,铭刻着如同藤蔓般的花纹,精美中,又带着一丝古拙的气息。即便撇开护臂本身的材质和功用不说。也称得上是一件艺术品。

护臂是如同竹筒般从中剖开的,两个精巧的活页和两个搭扣,将其连接在一起。这种设计,便于快速穿戴。

罗伊一边调制着以二十多种材料制成的特制绘魔墨水,一边观察熟悉着护臂。在元素之眼和强大感知之下,护臂的每一个细节,乃至内部的每一毫米构造,都一览无余。

主魔纹的结构,早已经印在了罗伊的脑海中,不会出现丝毫的差错。不过,只有完全契合护臂本身的魔纹,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直到一个祷时之后,罗伊才拿出了魔纹笔,吸满墨水之后,在护臂上,画下了第一笔。

笔尖落下,护臂在墨水的侵蚀下,发出轻微的哧哧声,无数金色的细粉腾空而起,组成一个个玄奥的魔法符号。光滑的护臂表面,微微凹了下去,一条宛若被无形之手铭刻般的美丽魔纹,绽放着蓝色的幽光,缓缓浮现……

短短半个祷时之后,罗伊就已经完成了护臂的魔纹。

一个单独构件的主魔纹,只有二十六条魔纹。在研究和设计阶段,想要完成这二十六条魔纹,非常困难。花费的精力和时间也很多。但只要是成功定型,绘制对罗伊来说,没有多少难度。

罗伊将护臂戴在手臂上,深吸一口气,激发战环。

随着战环透入,罗伊只感觉护臂魔纹迸发出一股磅礴的力量,随着浮现的魔法符号,附着在战环上。战环的旋转速度迅速增加。更多的天地灵力,被战环吸引带动。旋转间,就如同形成了一个小型的能量风暴。

哪怕只是在不施展战技的情况下,罗伊都能感受到其中蕴藏的巨大力量。就像一个火药桶,只要自己丢下一颗火星,就会让所有的一切都炸为灰烬。

不过,这力量虽然暴烈强大,却完全是受控的。

罗伊一拳击出。同样的一道白光过后,已经只剩下半截身躯的魔偶,又断了一截。只不过,这次断掉的这一截,竟然只有一厘米。就像一个技艺精湛的厨师,从一大块牛肉上剖下了薄薄的一片。

而护臂在承受了战环的爆发力量之后,没有丝毫的异常。坚固程度,还超过了罗伊的预期。深蓝色的魔纹,静静的伏在黑色的臂甲表面。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很难注意它的存在。只有下一次激发。就会爆发同样的光芒和力量。

欣喜的把玩了一会儿自己创造的第一个魔装构件。罗伊很快又埋头工作。

还有腿甲,腹甲,胸甲和头盔。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天变”的到来了!

…………………

…………………

斐烈军,如同潮水一般向南方退去。

一阵风,刮过长草及腰的战场,扯动一面已经破烂不堪的火蜂纹章旗帜。发出啪啪的声响。旗帜依然被掌旗的士兵牢牢握在手中。可是,士兵的身体已经冰冷僵硬。他斜斜的跪在地上,上身依靠着插入地面的旗杆,才没有倒下。

在他的身上,插满了箭矢。鲜血,已经染红了身下的土地。

旁边,几匹失去了主人的战马在横七竖八的尸体中游荡着,不时发出一阵悲鸣。一名死去的骑士,仰天躺在草地上。银亮的铠甲上。满是血迹。一朵只剩下几片花瓣的残花,从他的肩膀上斜斜的伸出来,轻轻摇曳着。

从远方的丘陵到近处的平原,再到穿过战场一角的小河,到处都是双方士兵的尸体。鲜血顺着地面流淌,汇聚成股股涓流,在平缓的河水边缘,冲刷出一个个鲜红的半圆。然后,一缕缕顺着河水划开。只让河段的颜色越来越深。

战场北方的一个小山坡上,法诺勒停了战马,无声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在他头顶的天空中,几只秃鹰正在盘旋着,发出刺耳的叫声。天边,还有更多的黑点向这边飞来。这些食腐者。总是能闻到死亡的味道。

法诺沉默着,眸子闪烁着痛苦的光芒。

虽然在刚刚结束的这场战斗中,他的军队,以阵亡一千一百六十五人,轻重伤合计三千余人的代价。击败了斐烈军的一个步兵团和一个骑兵营,让指向夜色峡谷的兵锋,再向前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喜悦。

夜色峡谷,距离他此刻所站的地方,直线距离还有三十二公里,实际行军距离,则超过了七十公里。

在这七十公里的前进道路上,是一支支武装到牙齿的斐烈军队。他们就像一群豺狼,不断的围绕着索兰军队游走着,寻找着机会。不时就会扑上来,狠狠的咬上一口。如果不是两翼有红叶骑士团和第十二军团协同保护,法诺甚至不敢相信自己能走到这里。

而再走下去,还会经历多少次这样的战斗?

最终能够站在夜色峡谷,面对斐烈军主力的战士,又能剩下多少?

这些问题,法诺没有答案。

他只知道,卢利安已经没有退路了。这是一场双方都明白对方想要做什么的战役。而夜色峡谷,就是最终的战场。

现在,双方都是在一种近乎于默契的情况下作战。

索兰军试图打开夜色峡谷的通道,将被围困的阿道夫大公营救出来。而斐烈军,则沿途层层阻截。一边消耗着索兰军的有生力量,一边准备在夜色峡谷与索兰军决战,一举歼灭法诺率领的主力。从而突破美丁城防线。

这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

法诺知道,自己获胜的几率,不会超过百分之三十。但对他,对阿道夫大公,对整个卢利安来说,这已经是所能得到的最好的机会了。别无选择。

几只秃鹫降落在一个死去的索兰战士的身边,围上去,试图撕扯他的**。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法诺身边。他手指一弹,一道红色的光芒闪现,瞬间洞穿了一只秃鹰的身体。其它的秃鹰感觉到死亡的威胁,都腾空而起。不过,它们依然盘旋在天空中,不肯离去。

法诺转头看去,是卡列尼奇。

随着卡列尼奇的出现,一个步兵方阵,越过了法诺所在的山坡,向南方前进。紧接着,又是一个方阵,出现在法诺的右侧,紧跟着斜前面的方阵。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

步兵方阵的两翼,是一字长蛇般的骑兵队列。士兵沉默的策马前行。马蹄踏着被鲜血染红的草地,经过那一具具和敌人浴血奋战,致死都保持着杀敌姿势的索兰士兵的尸体。只留下连绵不断的马蹄声和骑兵们压抑的呼吸声。

天边,残阳如血。

…………………

…………………

距离法诺八公里的南方,一支斐烈军,正缓缓开拔,向着南方撤退。

在大军的身后,是已经被摧毁的军营。几个小队的骑兵。正手持火把,四处纵火,焚烧木质的营房,围墙,箭塔以及一些无法带走的物资。

虽然是撤退,但上到尊贵的骑士,下到普通的士兵,乃至于运送物资的民夫,都是纪律严明。远远看去。那两路长长的队列,丝毫不乱。只有传令兵和掌旗官,间或策马奔行其间。马蹄在阳光暴晒后的土路上,扬起滚滚尘土。

而在相隔数百米的两条长龙之间,一头银色的巨象,缓缓而行。

巨象长长的象牙,足有五米长,如同两把巨大的弯刀。随着头颅轻轻摆动。阳光下,巨象的皮肤流动着一种仿佛金属般的光芒。它每一步踏下。大地都会发出一阵颤抖。和它比起来,行走在它旁边的士兵,看起来就像是一群蚂蚁。

在经过这支巨象的时候,无论是士兵还是骑士,都会下意识的远离它。这种九阶魔兽,哪怕只是静静的行走。散发的威势,都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不过,这恐怖的庞然大物,却只是一只驮兽而已。

在它那几乎可以比得上一个院落的宽阔背上,驮着一个巨大的凉亭。凉亭中。一个身穿白麻长袍的男子,正半闭着眼睛养神。五个二十四五岁,高矮不一的青年,穿着同样的黑色制服,肃然伫立于他的身后,一动不动。

几位斐烈将军,毕恭毕敬的端坐在白袍男子的身前,如同几尊没有生命的雕塑。直到白袍男子伸个懒腰,睁开眼,这些浑身都是战场杀伐气息的将军们,才仿佛活了过来。

“前线的军队,都撤下来了么?”白袍男子问道。他的声音轻柔温暖,但眼神,却如同刀锋一般锐利。那恐怖的气息,让将军们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从远古而来的凶兽。就连座下银象的凶威,都被彻底压制。

“尊敬的密奈侯爵阁下,”一位五十多岁的灰发将军,霍然起立,站得笔直,回答道,“已经撤下来了。”

“伤亡呢?”白袍男子斜倚在椅背上。

“我方阵亡一千五百九十人,伤二千七百余人。其中重伤者六百一十三人。敌方阵亡……”灰发将军飞快的报出了一连串数据。

白袍男子沉默着,没有说话。

汇报完毕之后,灰发将军笔直的站着,目不斜视。而其他的人也都保持着沉默。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白袍男子名叫密奈,四十三岁,斐烈帝国七色海侯爵。帝国皇后家族中最出色也最得彼得一世喜欢的少壮派将领。十八岁即领军出征,二十五年来,三十一战,三十一胜。横扫斐烈帝国北方和西北高原蛮族,镇压国内三地叛乱,所向无敌。

这一次,斐烈南方军团在卢利安的攻势受挫,彼得绞死了超过一半的将领,然后钦点密奈,攻略卢利安战区。

受命之后,密奈却没有即刻出发。而是在燕京悠悠闲闲的过了一个月的逍遥曰子,这才慢吞吞的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抵达卢利安。而在这一过程中,一向暴躁冷酷的彼得一世,竟然一言不发,任其为所欲为。如果换做其他人,哪怕拖延一天,都早死了十七八回了。

不过,密奈也没有让彼得一世失望。

在抵达卢利安的第二天,他就连夜赶赴前线,亲自指挥了对阿道夫大公的袭击。成功击溃阿道夫大公的主力,将其围困在晚山郡的骆驼坳。同时,兵锋直指美丁城,打得红叶骑士团和索兰边军第十二军团几乎站不住脚。

就战果来说,密奈一天的成绩,已经超过了那些被绞死的将领一年半的成绩。再加上他在斐烈国内的赫赫凶名,哪怕是前线的这些骄兵悍将,在他的面前,也只有恭敬畏服。

密奈没有让坐,就没人敢坐下。密奈没有让他们说话。就没人敢说话!

寂静中,密奈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摆手示意那灰发将军落座,说道,“这几次,你们跟法诺的慕尼城卫队交手。有什么感觉没有?”

几位将军面面相觑。

密奈出任南方战区最高指挥官,还是一个秘密。一直以来,前线的战斗,都是他们几个在负责。而密奈,只在后方遥控。

最后,还是那灰发将军斟酌着道,“阁下,我们发现,法诺的指挥风格似乎和以前有了一些变化。进军夜色峡谷以来。他用兵明显较以前严密了许多。各兵种环环相扣,衔接得滴水不漏,而且时机掌握也很精准,很少有犯错误的时候。而且……”

灰发将军踌躇了一会儿,才找到了一个准确的用词,“……他的指挥风格,明显变得更凶猛了。”

密奈点点头,淡淡的道:“看来。你们还不是彻底的无能。能看出这些也算不错了。”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着膝盖。看着远方,有些出神的道:“我可以告诉你们,在我们对面的,不是法诺,或者说,不是法诺在指挥他的军队。而是另外一个人。”

密奈的话。让将军们都是一阵惊讶。那灰发将领小心翼翼的问道:“阁下,这个人是……”

密奈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我可是,从来没有跟外人交过手,怎么可能知道这个人是谁?”

将军们都是一阵尴尬。

因为多年来。密奈的战绩,都是针对斐烈帝国内部的反叛者和蛮族取得的,因此,在帝国中,有妒忌者将其称为内战将军。而这样的言论,在斐烈军方,尤其有市场。就算是在座的这几个人,私下里多少也说过类似的话。

那灰发将军,显然不愿意在密奈侯爵的面前继续讨论这个问题,问道:“阁下,如果我们对面的不是法诺,那么,我们的计划会不会受到……”

“不会。”密奈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淡然道,“阿道夫在我们的包围圈里,这是一个死结。除非他们不想救出阿道夫。否则,就算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他们也得闭着眼睛往下跳。况且,夜色峡谷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无法接受的决战地点。至于……”

他半眯着眼睛,漫不经心的道:“……更深层次的东西,你们就更不用担心了。他们只要跳进了一个陷阱,就只能跳进第二个陷阱。而你们的任务,就是夜色峡谷这一战。对你们来说,这会是一场非常艰苦的战役

将军们肃然起立,齐声道:“我等必当浴血奋战,不负阁下所托。”

目送将军们离开,密奈站起身来,沉吟了一会儿,环顾身后肃然而立的五个青年,眼中的刀锋敛去,目光柔和,微笑道:“好了,别装了。”

一听到密奈的话,五个青年一声哄笑,眉宇间,飞扬跳脱的模样,全然没了之前的严肃。

他们涌上来,把密奈围在中间,七嘴八舌。

“老师,你没看见,刚才拿齐做鬼脸呢。”一个脸上长着几颗雀斑的金发青年大声道。

“布兹,你这个告密鬼。吃我一招。”旁边一个矮小的青年跳了起来,一拳凌空下击。

那雀斑青年哈哈大笑,猛的激发斗气,迎了上去:“我可不怕你。死!猴子拿齐!”

见五个学生打打闹闹,不亦乐乎。两个最混蛋的家伙甚至已经拉开架势就要开战,密奈没好气的摇了摇头,指着他们骂道:“拿齐,布兹,你们俩给我住手。真是一群猴子。让人看见我密奈麾下大名鼎鼎的五杰就是这模样,让我这张脸往哪儿搁?”

虽然是骂,可密奈的嘴角勾起的笑容,却没有一丝生气的模样。

不过,拿齐和布兹还是飞快的停下了手,互相不服气的对视一眼,老老实实的站好。

“老师,把夜色峡谷交给他们,您放心吗?”五人中,一个看起来最斯文儒雅,从头到脚都收拾得一丝不苟的黑发青年,望着远去的将军们的背影,问道。

“幕夜,别小看他们。从执行力来说,这些将军,正是帝国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军队的支柱,也是帝国能够通过战争征服如此广袤领土的保证。他们或许不是天才,甚至算不上聪明。但他们每一个,都很好用。而且绝对不好对付。”

五个青年的容色都是一肃。

这是教诲。

而密奈的教诲,对他们来说,就是至高真理。他们从来不会在这个时候开玩笑。

“好了,忘记夜色峡谷,”密奈微笑着扫了学生们一眼,“现在索兰人的一只脚已经踩进了我为他们设计的陷阱。本森公爵那边也很顺利。我想,是该你们出发的时候了。”

五杰一阵兴奋。跟着密奈走到一张木桌前,展开一张地图。地图上,已经用红色的墨水,勾勒出了五个箭头。

密奈道:“整个计划,你们应该已经吃透了。我最后再重申一点,那就是你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作战计划。占领你们各自的目标。而在这一过程中,你们不能有任何的分心。必须专心致志。明白么?”

“是!”五人同声道。

密奈环视他们,脸上的笑容敛去:“记住,在帝国的年轻一代里面,你们的名声,天赋和功绩,已经让很多人都眼红嫉妒。你们被称为七色海五杰,是我密奈最优秀的学生,甚至得到过陛下的称赞。但这只是开始。”

“这是你们的机会。一个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机会!用你们的战绩告诉那些不服气的家伙,无论是在帝国的土地上,还是在索兰的土地上,你们都是他们只能嫉妒和仰望的存在。没有人有资格成为你们的对手。无论是以前,现在还是将来。”

密奈的声音冷峻清洌,可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五人动容。

“明白了吗?”密奈道。

“是的,老师。你说的每一个字我们都记在心头。”幕夜恭敬的道。

他环顾身旁的其他四人,说道,“无论是我,还是梓森,铁伦,布兹和拿齐,都不会给您丢脸。这次战斗,我们一定竭尽全力。我们会让那些家伙明白,在斐烈帝国,没有人能阻挡我们,在区区卢利安,更不会有!”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我们会碾碎他们!”

“去!”密奈点点头。

五个黑色的矫健身影,跃下银象,飞奔而去。他们穿过行进中的军队,快若流星。隐约中,传来他们的争吵声。

“拿齐,这次我肯定比你快。”

“别吹牛,布兹。有种我们来赌一场,我会让你输得连裤子都脱了。”

“赌就赌!你说赌什么……”

声音渐渐远去。一阵风刮过草地。长长的野草丛中,队伍沉默前行。黑色长流,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外,仿佛永无止境。。)

神奇推荐位
  • 神祇

    禹枫 / 著

    天蛮大陆,武道昌盛。 少年苏逸携万妖逆袭崛起,临驾一个个万年世家...

  •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唐家三少 / 著

    大陆传奇,一战成名;凤凰圣女,风火流星神界刀法;双升融合,金阳蓝...

  • 雪鹰领主

    我吃西红柿 / 著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步毁灭一座座城...

  • 绝世武魂

    洛城东 / 著

    龙脉大陆,万族林立,宗门无数,武者为尊。 强者毁天灭地,弱者匍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