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加载中...

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都市·言情>全能透视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东皇之心

书名:全能透视|作者:寻北仪|本书类别:都市·言情|更新时间:2018-10-08 21:26

“少主”

一听这个称呼黑衣少女瞅着苏齐美眸绽放森然杀机。

白正天乃义父今生最大仇人夺了义父一生所爱让义父一蹶不振十多载。

这一次踏出仙门便是要提义父报仇雪恨。

而这小子既然是白正天继承人那便非死不可;只不过要杀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白骨盟主无须客气我不是你的什么少主跟东皇前辈关系不过长辈晚辈关系”

苏齐剑眉微蹙毫不犹豫反驳。

对于复兴会理念他并不认同并不想因为情感被绑架而做不符合道义之事。

他不是枭雄永远做不到为了成就大业牺牲亿万人性命。

“少主不必客气”

白骨抱拳再度俯首声音十分恭敬“东皇大人已经交代让我们见到你就像面对他一样不能有任何不敬。大人也在东瀛让属下带你前去见他。”

“稍等”

苏齐剑眉微蹙转首向黑衣少女走去轻笑道“血月仙将我该不该谢谢你这次援手呢。”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黑衣少女俏脸色变四大仙将是义父秘密培养这一次踏出仙门根本没有外人知道不过见苏齐不答转头冷哼道“我不过见我们彼此同为华夏修行者一脉才出手帮你这一次你不要有其他想法。如今东瀛鱼龙混杂希望你好自为之这里不单单只有仙将甚至有仙尊级别强者。”

“这个我比你清楚”

苏齐唇角微挑眨眨眼睛道“但我这个人走到哪里基本上麻烦就到哪里。所以仙尊级别强者我想我一定会遇到。九道仙尊不仅让你监视我而且还让暗中保护我让我不能这么快死掉。我现在就要去见一个仙尊难道你不随行保护我么”

“什么”

一听苏齐竟然道出她任务黑衣少女血月神情惊诧强大神识密布全身上下一双美眸死死盯着苏齐惊叫道“不可能你怎么会知道这一切难不成你会他心通但这也不可能你还未成就仙佛精神力再强也未蜕变根本不可能窥探我内心你到底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四大仙尊绝对不会背叛义父根本不会泄露她任务。

但这小子却十分清楚。

是以刚才有危险他根本不躲不闪一定要逼自己出手救他似乎早已知道一样。

这什么手段简直鬼神莫测令她这仙将也难以揣摩。

“怪不得东皇大人对他另眼相看原来还有这等本事”

巫鬼联盟盟主白骨远远瞅着联想刚才苏齐反应恍然过来立时也是震惊莫名。

刚才那一击不是他躲不过去而是知道两人暗中潜伏也一定会保护他。

这到底是什么样手段难不成真是佛门他心通。

不过这种神通也只能窥探普通人内心而仙将级别高手早已蜕变出神识根本不会泄露想法。

“我怎么知道并不重要”

苏齐微微一笑转身就走“如今我要去见东皇前辈他身边更是危机重重要杀我的人还有上帝之手你难道真的一点不担心我有个三长两短坏了你义父大事么。”

“什么义父”

这么一层隐蔽关系连其他三大仙将也不知道他竟然点出来了血月美眸闪过一抹杀机当即毫不犹豫跟上。

义父这次任务保护这小子甚至在监视他之上义父不来东瀛绝对不能让他有意外。

当即三人、穷奇向东瀛北方飞去。

三百里外一座小岛这是东瀛一个小县人口只有五十万靠海以渔业为生。

县中浅田神社正殿诸多神官跪伏在外。

正殿乃神社最庄重之地属于神灵领地为神灵栖息之地禁止人类踏足。

然而此刻正殿之内却有两张低矮桌椅遥遥相对上面摆放着清酒、肉食。

最令人惊奇的是左边一张桌椅上竟坐着人。

那人长发披肩一身古装汉服仪态潇洒唯独双目处一片空白好似天生如此。

东皇白正天遥遥举杯将杯中清酒一饮而尽。

对面桌椅上酒壶竟然自动飞起将酒斟入酒杯随即酒杯飞起倾斜清酒竟然没入虚空似乎被饮掉。

“再会”

东皇白正天抱拳扭头看向大殿之外道“来人重新准备酒菜我要宴请新的客人。”

“东皇大人”

其中一名神官神色一变神情有些愤怒道“你是我们神灵尊贵客人神灵允许你在正殿饮酒。但此地为我们神灵栖息之地你怎能允许别人到来。”

正殿为神灵栖息之地而神灵在神官心中至高无上不容许任何生灵冒犯亵渎。

东皇白正天双眉一挑看向正殿那尊神像。

“八嘎你是什么东西敢质疑东皇大人神灵降下神谕要比敬畏他更加敬畏东皇大人。”

闭目良久神主突然醒来一巴掌将开口神官抽飞十丈外声色俱厉训斥而后俯身向神殿跪拜“东皇大人请恕罪小小神官不知大人神威实在罪该万死。神灵刚才吩咐属下人间属于神灵一切大人尽管取用属下这就去为大人准备食材。”

“嗯”

东皇白正天面无表情摆手。

神主立时如获大赦而去其余神官也立刻退去个个神情震惊到了极点。

神灵人间一切竟任由这位东皇大人使用等于神灵向其臣服简直不可思议。

开口质疑神官毙命立刻有人将其拖走又将地面清洗干净。

很快神官重新换上新的桌椅、酒食。

神官做完这一切三人一穷奇从天而降落在正殿门口诸多神官蹙眉却不敢多言。

“少主”

巫鬼联盟门主站在门外挥手朝苏齐恭敬道“大人已在里面备好酒席请少主入内”

“老实一点”

叮嘱小穷奇一句苏齐踏步向正殿而去。

“白正天”

想起那个义父敌人血月俏脸色变也跟在苏齐身后进入正殿之内然而突然面色一变只觉空间凝滞每迈一步肩负山岳只走出三步便动不了当即面色大变神情也恍然过来

怪不得能做义父那种万古奇才大敌没想到竟有如此本事他她一个堂堂仙将连接近他都不能。

“白叔”

苏齐入内落座抱拳直奔主题“为什么让人把飞飞掳入仙门仙门之中处处都是你的敌人她不过初入仙佛之门在其中又靠什么自保我知道飞飞是你女儿你不会害她也必然留有后手但我仍想知道因为我不放心。”

飞飞身上有遮掩未来之力根本看不清她到了仙门怎么样。

这些天对于那小妮子总是牵肠挂肚。

“仙主是她外公没有人敢伤害她。”

东皇白正天举杯洒然一笑道“东瀛的清酒很不错这些原本都是供奉给皇室、神灵的你尝一尝味道怎么样”

“仙主是飞飞外公”

心头一块大石头放下苏齐压下心头杂念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也没品出什么味道黝黑坚定眸子盯着眼前无眼男子神情坚定道“东皇前辈复兴会为何研究基因病毒还要散步到全世界各地难道你不知道会死多少人么数十亿这是滔天的罪孽难道前辈没有一点愧疚么。不你有愧疚你不想飞飞看到这一幕所以才把她送往仙门。”

基因病毒散步全球已经一星期距离发作也不过一星期有余有些国家甚至还将信将疑更不要提研究出解药。

而华夏有苏齐示警又有未来有关基因病毒研究这样占了两步先机解药现在还未制造出来。

而且即便制造出来因为人种差别也不通用。

一星期之后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大灾难爆发全球数十亿人死亡无人可以阻止。

眼前这个男子便是这场灾难罪魁祸首堪称绝世大魔头。

这也是一直以来苏齐都不想与其扯上关系原因。

“不错我不想飞飞看到这一切所以将她送到仙门”

白正天神情平静无眼面目没有任何情绪又饮下一杯清酒伸开双臂好似拥抱天空神情透着迷醉“无论我解释什么在你心中我都是大魔头。

数十亿人因我而亡七天后整个世界都会为我所作所为哭泣。

我是毁灭世界的刽子手我是冷血无情的魔鬼全世界都会诅咒我唾弃我。

但那又怎么样呢我救了这个千仓百孔的世界。

千百年后我会送上圣坛如上古圣人一样接受众生朝拜我的名将永垂不朽。

因为没有我今天双手沾满鲜血、浑身背负亿万罪孽这个世界早晚要死在人类的贪婪之下。”

“世界现在是千仓百孔”

望着那张狂傲面孔苏齐蹙眉沉声道“但总有办法解决的我们没必要用这种极端方式。”

“你错了人类是万物之灵我们自以为可以驾驭征服一切却不知早晚会毁灭在自己手中”

东皇白正天轻叹一声又饮下一杯清酒道“善与恶、罪与罚、血与火、毁灭与重生七日后死亡降临大地这片世界会告诉你我所做的一切是正确的。”

神奇推荐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