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加载中...

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军事>赘婿

第八八一章 凶刃(下)

书名:赘婿|作者:愤怒的香蕉|本书类别:历史·军事|更新时间:2018-10-11 17:27

厮杀于千万人的战场,混沌无序的战场,很难让人产生瘾的好感。

箭矢飞舞、刀枪纵横,无数有着杰出头脑或是体魄、有希望成为英雄的人,轻易的倒在了一次次的意外当。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并不大,在战场的各种意外当尤其平等,常常只会令人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当然也有例外。

女真猛安兀里坦随大军征战已近三十年的时间。

三十年的光阴,他跟随着女真人的崛起历程,一路厮杀,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战争的胜利。

出河店大捷、护步达岗大捷、攻京、击云、灭辽国、伐武朝……兀里坦见识过阿骨打气吞天下的雄伟英睿,目睹过吴乞买力搏虎熊的的惊人勇武,体会过完颜娄室作战的激烈狂放,见证过宗翰率兵的运筹帷幄……

一路过来,大大小小百场战役,兀里坦时常担任攻坚先登的将领冲击城头或是敌人的前阵。理论来说,这是伤亡最大的部队之一,但仿佛是时来天地皆同力,这些战役当,兀里坦率领的部队多数都能有所斩获。

即便是一时无功又或是伤亡惨重的部分战役里,这位作战勇猛的女真勇将也从未丢了性命或是误了军机。而即使进攻未果,兀里坦一队作战的勇猛凶残也往往能给敌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甚至是造成巨大的心理阴影。

在女真军,他其实是与宗翰、希尹等人同样资深的将领。军队官位只至猛安(千夫长),是因为兀里坦本身的领军能力只到这里,但纯以攻坚能力来说,他在众人眼里是足以与战神娄室相拟的猛将。

打了百战役以后,战争变成了兀里坦人生的全部。在战争的空隙间他也会进行其他的一些娱乐调剂身心,但最令这名女真猛将渴望的,还是率领军队以最凶猛的姿态击破敌人防御、踏足敌人城头的那种感觉。

如同当年娄室攻坚城蒲州,先锋进攻不下,娄室带着三名身披甲胄的壮士亲自登城,区区四个人在城头将武朝士兵杀得心惊胆寒,后方军队蜂拥而这样的战绩,在女真军,也算不得是独一份。

出河店三千余人击破号称十万的辽国大军,护步达岗两万人杀得七十万人掉头溃逃,兀里坦也曾一次一次在正面击溃号称死战的敌人,冲貌似坚强的城头,在他的前方,敌人被杀得胆寒。这样的时刻,能让人真正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这样的时刻,能让人感觉到自己真的站在这个天下的顶峰。女真人的满万不可敌,女真人的杰出在那样的时刻都能表露得清清楚楚。

这让他能理直气壮地掠夺和享受这天下供养的一切。对于如此优秀的自己来说,拥有和享受一切,岂不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黑旗军是女真人这些年来,很少遇的敌人。娄室因战场的意外而死,辞不失了对方的计策被偷了后路,对方确实与辽国、武朝的土鸡瓦狗不太一样,但同样也不同于大金的勇猛他们仍旧保留了武朝人的奸诈与算计。

这或许是软弱的武朝在灭国威胁下能够达到的极致了。面对着这样的军队,兀里坦与许多的女真将领一样,并未感觉到畏惧,他们纵横一生,到如今,要击溃这一帮还算像样的敌人,再次向整个天下证明女真的无敌,此时四十四岁的兀里坦只感觉到久违的激动。

若是让原、武朝、甚至是东面朝廷已经开始腐化的那帮软骨头来打仗,他们或许会驱使众多的炮灰先将对方打成疲兵。但宗翰没有这样做,拔离速也没有这样做,一路向前要负责攻坚的始终是真正的精锐,这也让兀里坦感到满足,他向拔离速请求了先登的资格和荣誉,拔离速的点头,也让他感受到荣耀和骄傲。

这帮人操着阴谋和算计的心,在真正的勇武,终究是不自己。这一次,在正面击溃对方,堂堂正正昭告世人的一刻,终于到了

十月二十二,未时过半,兀里坦登黄明县城墙,成为黄明战场乃至整个西南战役第一位登华夏军城头的女真将领。

*************

初冬正午的阳光仿佛是要彰显自己存在一般的高悬在天空之,带来的光和温度却丝毫都压不住这山间战场积累的杀气。

万平民被屠杀奔跑的混乱场景里,抬着云梯、木杆的女真军队籍着人群的掩护,逼近了黄明县城。似乎是忌惮于平民的死伤,城墙的炮弹发射,始终还有所节制,一发一发地试图将平民驱散开来。

第一支逼近城墙的云梯队伍遭到了城头弓箭、弩矢的招待,但周围两支队伍已经迅速压了,军队最精锐的勇士爬同伴们抬着的云梯,有人直接抱住了木杆的一端。

“先登”

人群之发出如雷的大喊,第一批四架云梯、八根木杆皆有士兵,已经在冲锋之将头部抬了起来。

三丈高的城墙,直接爬是爬不去的,但籍着冲锋抬起的云梯或是木杆、竹竿,却是转眼之间能到顶端。

箭矢与弩矢在空飞舞,炮弹掠过战场空,血腥气弥漫,巨大的投石机正将石块掷过天空,在呼啸间发出令人胆寒的巨响,有人从木杆掉落下来。对于这次变装后的冲锋,城头竟似没有发现般并未展开全力的阻拦,令得兀里坦微微有些疑惑。

但这一刻,都不重要了。

“冲啊”

“封妻荫子,便在前方”

这一刻,他的心只有沸腾的热血。图穷匕见,冲锋的军队终于与哭喊的平民完全分开。东面营地间的拔离速看着这一切,西面城墙庞六安静静地观望,城墙的士兵呼吸出血腥的味道来。

城墙内侧,一名士兵握紧手的投矛,微微地蓄力。攀在云梯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的一瞬间,他猛地将手的投矛掷了出去!

投矛飞过女墙,飞过城下人影的头顶,朝着云梯士兵的面门陡然钻了进去。城下女真人的嘶吼陡然间犹如雷鸣,城墙,也有人大喊而出。

“来啊”

数名女真士兵如虎狼般的跃女墙,等待他们的是露出了獠牙的刀枪,华夏军的士兵举起盾牌,推了来,碰撞声发出轰然巨响,有人像是被奔跑的马车撞击到,吐着鲜血朝后方倒飞跌落。

这一瞬间登城的士兵都不怕死,他们身材魁梧高大,是最凶残的军队最凶残的军人,他们扑城墙,眼泛着血腥的光芒,要朝着前方突进,他们身体的每一个潜在语言都在彰显着无畏与凶残。

但等待着他们的,是与他们有着同样气势,却渴盼已久、以逸待劳的战场老兵!

“见血!”

同样的呼喊在城墙爆响而起,冲城头的先登士兵在转眼间遭到了迎头的痛击,有的在当头的刀光被砍碎了头脸,有的被一根根的长矛刺穿身体,穿起在城墙之,甚至掉落城下时,他还在呼喊挥刀,有人被巨大的盾牌撞倒在女墙的夹缝间,反抗之时便被刀光斩碎了手骨,盾牌挪开,巨大的铁锤挥舞下来,在沉闷的钝响里,他的五脏六腑都被重重地打碎。

第一批的数人转眼间被城墙吞没,第二批人又飞快而凶狠登了墙头,兀里坦在奔跑爬旁边云梯的前端,他一身铁甲,手持带了尖齿的八角铁锤,如雷狂呼!

城墙的厮杀,参谋郭琛走往城墙一侧的炮兵阵:“标定他们的后路!一个都不能放回去!”

城墙稍后一点的投石机阵地,士兵将早已经过精确称重打磨的石块抬了抛兜,女真一方的战阵,士兵们则将名为天女散花的炸弹抬了过来。

拔离速的身前,已经有准备好的将领在等待冲锋的命令,拔离速望着那边的城墙。

兀里坦半蹲在前进的云梯,已经被高高的举起来,转眼间,云梯的前端,越过女墙!

“我乃大金先锋兀里坦!谁来领死”

这如雷的暴喝真有张飞喝断当阳桥的一般的凶猛,它响起在城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附近冲锋的女真士兵也有了主心骨,他们朝这边靠过来。

踏足城墙的一瞬间,兀里坦挥舞铁锤,轰的一声,将前方一名华夏军士兵砸得盾牌破裂,踉跄退开,旁边有人持弩射击,但几根弩矢都在盔甲弹开了,兀里坦一声大笑,前冲一步又是一锤,只见前头也是一名身形魁梧的华夏军士兵,他双手举着盾牌,用力地挡住了这铁锤的挥砸。盾牌是铁木结构,外层的木屑横飞,但那士兵扛着盾牌,竟是硬生生地挤前来,轰然一脚踢在了兀里坦的小腹盔甲。

“呀”

兀里坦倒退一步,并未感到有半点疼痛,他倒转铁锤又是一挥,还未至力道最大的地方又听轰的一声,被华夏军士兵持铁盾挡了一下。一道寒光猛然袭来,斩在兀里坦的盔甲,兀里坦并未受到伤害,只是腿又被猛地蹬了一脚。

兀里坦抬腿踢开那名挥刀的士兵,手铁锤又要挥打,附近两名持盾的华夏军士兵一人靠在盾撞他手臂,令一人挥起盾牌便往他喉间砸来,兀里坦挥拳挡开,另一只手放开铁锤,反手拔刀猛斩,这一刀又砍在了盾。

此时兀里坦面对的是三名华夏军士兵,两名拿着大铁盾,一名持刀的已经被踢开。侧面一名登城的女真士兵朝这里跃来,侧面持铁盾的士兵挥盾拔刀迎了去。

短短片刻间,兀里坦与前方那持盾的华夏军士兵交手数次,他力大沉猛,挥刀或是出拳间,对方都只是用铁盾全力格挡才能挡下,但每次格挡开兀里坦的进攻,对方也要照着兀里坦身猛撞过去,兀里坦一身铁盔,对方奈何不得他,他在片刻间竟也奈何不得对方。在这呼吸间的交手之,兀里坦的左肩轰的一声响,先前被他踢开的挥刀士兵拖着一只铁锤砸了过来。

“死来”

兀里坦挥刀冲撞,不再理会前方的铁盾,那挥舞铁锤的士兵朝后退了一步,随后趋进挥锤,砰的又是一声巨响打在他的肋下,随后是翻转的铁盾边缘打在他的膝盖,兀里坦又朝侧面退一步,铁锤呼啸打在他的头顶铁盔。

“众将士”

他的脑便是嗡的一声,刀光猛挥,然后身又挨了一下,接着又是一下,铁盔对他的防御支持很大,但不知道为什么,周围扑来的士兵始终没有冲到自己身边,他被打得挤到女墙边,膝盖连续被铁盾砸了几下后,腿似乎是断了,他挥刀反抗,铁锤又砸在他的头,染血的视野,左右两侧想要冲来的女真士兵都被砍翻在地。

“去你的”

“铁乌龟”

先前一名持盾的士兵将试图救援的女真先锋打翻之后,捡起了兀里坦掉在地的铁锤,两只铁锤一面铁盾照着缩在城墙内侧的女真将领一下一下地挥砸,听起来像是打铁的声音在响。

这其实都是华夏军最为凶悍的老兵,他们或许没有穿着全身的铁甲,但打仗的章法凶猛而娴熟,兀里坦的每一下挥刀反抗都被他们躲开或是砸开。登城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兀里坦的暴喝似乎还在众人耳边回荡,他缩在城墙的内侧,脑袋的铁盔便被一下一下的砸扁了,他的脑袋自然也碎在了铁盔里。

女真人的率众登城,靠的是最坚定精锐的士兵以强打弱,在城墙稳住阵脚片刻,以给后来的军队打开缺口。但若是登城的地方面对同样的精锐,几个人、十几个人的陆续登城,结不成作战的阵势没有任何的配合,却是连站都站不住的。

拔离速观望片刻,那边巨石飞来,有两架投石车已经在这片刻间陆续倒下,随后是第三架投石车的解体,他的心已然有了明悟。

先前双方你来我往的打了两三个时辰,自己这边投石车倒了不过五架,在进攻终于打响的这一刻,投石车陆续倒下对方也在等待自己的进退两难。

“于先。”拔离速点了一名汉将,“即刻进攻!”

冲锋的号令响起来了,此时,兀里坦进攻的那段城墙,已有近百人被吞噬下去,杀气冲天,此时才有人从城墙泼出火油、粪水,扔下滚木石。他们见血已够,不准备等着人来了,更多的弓箭也开始从城射下来,云梯纷纷被砸碎,要将下方的进攻军队陷入进退两难的险地里。

女真阵地,冲锋的态势已经展开,黄明县城头两端,炮阵也都做好了准备,负责炮兵的团长李东目光炽烈:“都给我做好准备,师长有令,那边要过来,这边的想逃跑,那都给我一锅烩了”

冲锋的士兵如海潮般杀来时,城墙的炮声响起了,无数的花朵开放在冲锋的人群里,转眼间,成百千人堕入地狱

拔离速在巨大的喧嚣沉默了片刻。

女真人的铁炮打不到城头,他随后下令,朝着战场的平民全力开炮。14

神奇推荐位
  • 抗日之铁血纵横

    石板路 / 著

    七七事变后,燕京大学历史系学生柳天舒,跟着同学撤离北平,本想返回...

  • 天下

    高月 / 著

    重回大唐,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大唐建国已过百年,经历的近数十年的...

  • 抗日之谍海大英雄

    只爱煞英雄 / 著

    新书《惊雷》发布请多多支持。 ……………………………… “你只能...

  • 明骑

    隔壁小王 / 著

    明末乱起,辽东一溃千里,党争残酷,内忧外患,享国二百余年的皇明走...